跳至正文

体坛周报-埃夫拉成曼联罪人 再曝种族歧视!

)》记者克韩报道 最担心会失误的人,还真就失误了。这是苏亚雷斯“种族侮辱门”后,利物浦(数据)第一次相逢。作为“被告”的乌拉圭人8场球监只坐到第7场,当晚在看台上看球,怀中可爱的小女儿德尔菲娜抢走不少镜头。苏亚雷斯的欢笑击节,和在场上另一当事人埃夫拉形成鲜明对照:曼联临时队长在巨大压力下和满场嘘声中犯下连环大错,成为红魔出局的罪人。

埃夫拉出错,对曼联球迷来说已不是意外。从上赛季开始,他的状态就随着年龄增大、失去速度而走下坡路,虽然偶有佳作(如除夕夜胜阿森纳(微博数据)一役表现就不错),但第88分钟,正是他让库伊特从身旁从容抹过,直接面对德赫亚打入单刀球。

应该说,这球中路斯莫林也有责任:他没能和队友保持协同,单独后撤让库伊特摆脱了越位嫌疑。但斯莫林情有可原,当时埃文斯在和卡罗尔争顶,眼看队友处于不利局面,斯莫林未雨绸缪回撤提防卡罗尔的头球摆渡,但埃夫拉听任库伊特从身后欺入,尤其是没能干扰牵制库伊特射门,位置感方面罪不可恕。

朴智星和埃夫拉关系极好,但赛后韩国人隐晦地批评了两句,“本场我们控球正如预期,干得不错。赛前准备会,我们谈论的就是控住球,然后创造机会。我们做到了,但我们失神了一刻,结果给他们把比分改写成2比1。赛后大家都很沉默,因为我们很失望。”名宿因斯在电视上就没那么客气,“绝对令人震惊!最近有不少重要比赛他都出了问题,他应该靠近中路才对。”

其实,曼联第一个失球也有埃夫拉的责任:当时唐宁在埃夫拉这一侧,突然从他和朴智星间的防守空隙形成突破,最终由恩里克远射获得角球,随后阿格头球破门得手。下半场他还有一次疑似禁区内手球。终场哨响,自知犯下大错的埃夫拉在全场“路易斯苏亚雷斯”的歌声中扔下手套,匆匆奔向更衣室。一路上,只有卡拉格和他握了手。

黑锅当然不能由埃夫拉一个人背,后15分钟曼联全队都打得一般。比赛中,埃夫拉每一次触球,都会遭到对他不满的利物浦球迷的嘘声。红军红魔拥趸还在一场歌会中互喷唾沫:主场球迷在安菲尔德高唱“只有一个撒谎的杂种”,指责埃夫拉在指控苏亚雷斯的事件中撒谎,而没好气的客场球迷则回呛“只有一个种族主义杂种”。

利物浦球迷唱“我们不是种族主义者,我们只是仇恨曼彻斯特人”,而红魔球迷又回敬“你们总是受害者,自己从来没错”。在曼联看台上,客队球迷还挂出颇具挑衅意味的横幅“曼联捍卫冠军,利物浦捍卫种族主义”。好在赛前弗格森、达格利什和红军队长杰拉德都呼吁球迷保持克制,“给和平一个机会”,双方才没有闹出大的争端和肢体冲突。

当地警方发言人宣布:“只有17名观众被赶出球场,考虑到球迷的数量和紧张的气氛,我已经要感谢大部分球迷循规蹈矩了。只有2人被逮捕,都是小事。”另有一名59岁的北威尔士男子,在看台作作猿猴状挠自己的胳肢窝,被围观群众认为是种族主义手势拍照传到社交网络上,稍后也被警方逮捕。

弗爵爷认为让队长首发不算错,“这是个糟糕的失球,但他带着尊严踢球,他是个意志很强的球员,这也是我任命他代理队长的原因。从这方面说,他没任何错,我对他的表现感到高兴。”

有记者问达格利什是否同情埃夫拉遭嘘,肯尼立即没好气地回答:“你是搞我吧?嘛要为埃夫拉感到失望。”记者:“这个,他是那个人……”达格利什打断了他的话:“你踢过球没?”记者:“没。”“没?我也被嘘过。”利物浦新闻官此时赶紧打断话头,“伙计们,还有有关比赛的问题没?”另一记者说:“难道你认为一个被种族主义辱骂过的球员被观众辱骂,不是一个事情?”

达格利什答:“难以相信你接着又问这问题,这一周其实媒体也起到很多坏作用,而我们试图保持足球场上的尊严和责任,我们的球员做到了,球迷也做到了。球迷总是会支持自己的球队,两队间也总会有一点骂战,我不觉得有啥大不了的。”新闻官此时急急说“好了伙计们”,达格利什随后转身离开。

看来,2月11日两队情人节前再次遭遇时,埃夫拉和苏亚雷斯的话题暂时还不会消散。

曼联对黑马不可大意 曼城客场遇硬骨头防意外2012.01.31

体坛周报-利物浦迷魂阵胜曼联 杯赛之王归来2012.01.31

周中焦点战情报:曼联不松懈 埃弗顿阻击曼城2012.01.31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