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993年苏联导弹专家叛逃美国8名保镖贴身保护6年后被当街射杀

1999年3月的一个清晨,美国某城市的街头忽然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紧接着便是一阵枪声。

没多久便看到不远处有一位男子倒在血泊之中,开枪的那位杀手随后便嚣张地骑着摩托车扬长而去。

更奇怪的是,倒地那位男子的周围还站着8名保镖模样的壮汉,但是关于这场意外他们似乎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这位命丧街头的男子究竟是谁?为何他的出行受到多重保护还是没能逃离意外的惨剧呢?

格罗琴科,于20世纪四十年代出生在苏联一个名为加里宁格勒的小城市,从小就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

因为他是家里的独子,而且家庭条件也非常不错,属于加里宁格勒里的工薪家庭。

格罗琴科的父亲是一家著名机械制造厂的员工,他的母亲则是一名中学的英语老师。

在如此安逸的条件中成长,不难想象出格罗琴科的父母对孩子未来的期待也是极高的。

于是在1956年,格罗琴科的父母便把儿子送往了加里宁格勒最好的一所学校读书。

所幸格罗琴科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他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学校的每次考试中都名列前茅,是老师眼中最骄傲的学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格罗琴科在18岁那年竟然成功考入了俄罗斯的知名学府——圣彼得堡大学。

那天刚吃过晚饭,格罗琴科便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他希望父母能在大学专业的选择方向给自己一个建议。

听到这里,格罗琴科的母亲便迫不及待地表示让儿子选择一个感兴趣的学科专业,毕业后就直接来自己的学校教书。

谁知丈夫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男孩子就应该先去社会上闯荡一番,不能刚毕业就找一份稳定安逸的工作。

看着父母争论的不可开交的样子,格罗琴科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讲了出来。

看着儿子认真的样子,格罗琴科的父母也不愿多加阻拦,于是就顺着他的心意答应了这个选择。

也是从这天开始,格罗琴科正式进入圣彼得堡大学的机械与工程专业,开始系统地学习理论知识。

大学里的他和中学里一样努力,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步入大学的殿堂而心生懈怠,反而更加努力了。

或许是受到父亲工作的影响,格罗琴科从小便对这些小工具小零件感兴趣,大学正好给他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能安心地沉浸于此。

所以在大学四年里,格罗琴科除了在教室上课,便是在实验室做科研,仿佛从来不会感觉累。

但也正是这种钻研的精神吸引到了苏霍伊设计局的注意,所以他在毕业当天便收到了一张入职邀请函。

看着邀请函上“苏霍伊设计局”六个大字,格罗琴科激动不已,这么多年的努力在此时此刻是值得的。

要知道,苏霍伊设计局是苏联顶尖科研人才聚集的地方,自己一个毫无经验的毕业生竟然能有幸加入,简直是三生有幸。

进入苏霍伊设计局以后,格罗琴科每天都跟着前辈们虚心学习,希望自己可以为苏联的发展尽绵薄之力。

设计院里的科学家们也都对这个新来的小伙子非常照顾,再加上格罗琴科勤学好问,没多久他便接触到了军事力量的核心。

在此之前格罗琴科也只是在课本上看到过类似的文章,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离自己的生活如此近。

了解了设计院的工作内容后,格罗琴科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份自豪感——这不仅仅是一份普通的职业,更是对国家的一种责任。

于是格罗琴科便像其他前辈们一样,终日沉浸在设计院中,不分昼夜地为国家军事力量做贡献。

谁知到了1980年的时候,国际形势突然巨变,美国为了遏制苏联,实现称霸世界的目标,对苏联实行政治上的孤立、经济上的封锁和军事上的包围。

国难当头,苏霍伊设计局的任务更加繁重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科学界身心俱疲,只能靠着对国家的坚定信念支撑着自己一路走来。

此时此刻的他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自己的国家苏联能够重振旗鼓,恢复以往的辉煌。

而且他相信,只要设计局的科学家们不放弃,美国的军事力量远远不会威胁到苏联。

1992年的一天,格罗琴科像往常一样去设计院上班,谁知到了快中午的时候都没有见到其他同事的身影。

好奇心驱使的他敲响了设计局局长办公室的大门,结果迎面而来的是一脸愁绪的局长。

听到这里,格罗琴科更加疑惑了,现在明明是上班时间,局长为什么要赶自己走呢?其他同事又去了哪里呢?

面对这一系列的追问,局长也只能心痛无比地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原来昔日的那些同事全都逃离到美国做研究了。

局长的这番话让格罗琴科忽然愣在了原地,当初大家不是说好的一起为国家而奋斗吗,为什么他们却做了逃兵。

或许是看出了格罗琴科眼中的坚毅,院长满怀期望地问他愿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所以从这天开始,格罗琴科便成为了国家重点的军事人才,无论是在经济还是地位上都比以前有着很大的提升。

于公于私,呆在苏联都要比去美国好得多,所以格罗琴科便安心地留在了自己的国家。

只是随着金钱和地位的不断增加,格罗琴科心里的那份爱国之心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

现在的他只是把科研当成了一份兴趣爱好,而自己又恰好可以通过这份兴趣爱好过上安逸的生活,仅此而已。

直到1991年12月25日,苏联宣布正式解体,格罗琴科的心里才开始有些隐隐不安。

随着局势的不断动荡,他的工资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着落了,虽然眼下还有一些积蓄,但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

1992年年初,格罗琴科正在心事重重地走在上班的路上,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人迎面走来。

“先生,听说你是军事方面的专家,我有些关于战机计划方面的疑问需要咨询你,咱们可以聊聊吗?”

听到这里,格罗琴科基本上已经确定是美方的人了,毕竟现在的苏联已经很少有对军事感兴趣的专家了。

他又转念一想,既然苏联现在的经济如此衰落,那么听听美国开出的条件也不是不可以。

随后,那位美方的人便邀请格罗琴科上了车,然后把他拉到了一个安静的小餐厅。

到了以后,这个人便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开门见山地把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向格罗琴科表明了。

虽然这个身份早已在格罗琴科的意料之中,但他还是故作惊讶的样子,甚至还一再表示自己不愿背叛苏联。

果然,美方的人看到格罗琴科欲迎还拒的样子一下子就知晓了他的心意,紧接着就把去美国的好处罗列了出来。

听到五十万年薪,格罗琴科的两眼都要冒金光了,这可是他在苏联四五年的工资呀。

然而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的,格洛琴科又故意推脱道自己不愿去美国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谁知对面这个人立刻表示他们公司会免费给员工提供价值上亿的豪宅,到时候格洛琴科的亲朋好友都可以过来住。

美国也确实说到做到,等到格罗琴科正式展开工作时,当初对他的承诺一个都没有少。

只是每当格罗琴科躺在夏威夷这个上亿的豪宅中时,他都会噩梦连连,梦中的他不止一次被苏联的特工给击毙。

晚上休息不好,白天科研工作的效率自然也很低,眼看格罗琴科的工作进度一天天落后,负责人不免有些担忧。

来不及犹豫,负责人当下便给美国的军方领导人打了个电话,希望国家能帮忙出个主意。

每当他出门,就会有两个保镖一起坐在车里;如果他在家,这些保镖又会在房屋的周围布控。

然而格罗琴科一直都没有遭遇任何不测,所有的担忧仿佛都是他一个人臆想出来的,身边的保镖们也逐渐有些松懈。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意外线月,格罗琴科像往常一样坐着司机的车去上班,保镖也并没有坐在他的身边,而是开着另外一辆车跟在后面。

正当这几个保镖在后面的车上谈笑风生时,忽然看到前方格罗琴科的车发生了爆炸。

所幸格罗琴科的专车是经过特殊改造的,这颗小炸弹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短暂的恐慌之后,他准备坐上备用车前往上班的地方。

伴随着一阵枪声,格罗琴科缓缓倒了下去,等到周围的保镖反应过来时,凶手早已逃脱得无影无踪。

不过对于格罗琴科来说,死亡或许并不是一种惩罚,更是一种解脱,他叛逃美国这6年的生活,恐怕是比坐牢还要痛苦吧!

咖啡厅监控流出百万人围观,马斯克惊呼太可怕!你喝了几分钟咖啡,AI一清二楚

波士顿大学「鸭嘴兽-70B」登顶Hugging Face大模型排行榜!高效数据集+独特LoRA微调是关键

一月裁员8万多人!全球科技行业裁员名单公布,公司越大裁的越多,X一次性裁掉一半员工!

西部数据因便携SSD故障陷入困境:固件更新无法解决问题,或面临集体诉讼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