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相似推荐

此片荣获93年法国《电影手册》年度十大佳片。 不完全是乞讨同情和泪水,费尔伯特要的是理解,甚至是羡慕。法国导演尼古拉斯·费尔伯特的电影向来以温暖的拍摄手法连结这世上不同的领域:本片引领观众进入聋哑人的互联网纾,讲述了一群聋哑学校的学生帮助他们的实习老师(正常人)恢复信心的故事。片中穿针引线的人物是手语老师聋人克洛德,导演力图把自己的叙事角色淡化,只扮演着一个忠实的记录者的角色,并不是表现某种纪录片的客观性,只不过把在摄影机前表达意义的权利尽可能的交给聋人自己,关键还是谁在掌握对聋人的再现权力的问题。通过这种对聋人自己主体性的呼唤,使《无》片不仅仅是一部聋人题材的电影,而且是一部“聋人电影”,其特点是聋人言说自己,尽管导演本人并不是一个聋人。

此片荣获93年法国《电影手册》年度十大佳片。 不完全是乞讨同情和泪水,费尔伯特要的是理解,甚至是羡慕。法国导演尼古拉斯·费尔伯特的电影向来以温暖的拍摄手法连结这世上不同的领域:本片引领观众进入聋哑人的互联网纾,讲述了一群聋哑学校的学生帮助他们的实习老师(正常人)恢复信心的故事。片中穿针引线的人物是手语老师聋人克洛德,导演力图把自己的叙事角色淡化,只扮演着一个忠实的记录者的角色,并不是表现某种纪录片的客观性,只不过把在摄影机前表达意义的权利尽可能的交给聋人自己,关键还是谁在掌握对聋人的再现权力的问题。通过这种对聋人自己主体性的呼唤,使《无》片不仅仅是一部聋人题材的电影,而且是一部“聋人电影”,其特点是聋人言说自己,尽管导演本人并不是一个聋人。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