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意大利学者:亚投行有望成为新金融机制雏形图

在第三届G20智库论坛上,意大利国际政治研究所欧洲项目主管安东尼诺·维拉弗兰卡在发言中指出: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发展潜力来看,其有可能成为新的金融机制的雏形。中国除应积极融入现行体系外,还应以实际行动表明其举措有助于全球公共产品的供给。

安东尼诺·维拉弗兰卡分析,“人民币正在崛起,它早晚会加入SDRS的货币篮子,中国要加入SDRS必须要加入到国际支付系统中”。他认为,人民币应该实现完全可兑换,在国际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推进国际市场的货物与流通。“对于目前的货币金融机制来讲,这不是一个大的风险,因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来接受人民币,但是中国本身应该展示出意愿和诚意。”安东尼诺·维拉弗兰卡表示。

东尼诺·维拉弗兰卡认为,IMF改革相当于一场革命。现在,共和党在美国占主要席位,共和党没有通过这一协议意味着美国不采纳这一改革,这对于全球治理整体来讲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他提出一个问题:亚投行可能是世界的改变者,不仅是在经济方面,更是在政治方面的改变者。“我们有57个潜在成员国希望加入中国领导的亚投行,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强烈的政治信号。现在,现在亚投行还不是一个革命,只有将一带一路相关利益者拉入,它才会成为真正的改变世界的力量。” 东尼诺·维拉弗兰卡说。

中国在亚投行中发挥的作用如何呢?东尼诺·维拉弗兰卡进一步分析,从新的协议所签署的比例来看,中国投资26.1%,如果就此认为中国在这个银行系统中起主导作用的话,是错误的,因为这复制了目前国际金融机构的一个固有做法,比如世界银行和国际基金组织。

关于如何改变这种结构,东尼诺·维拉弗兰卡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说,“对于新的成员国来说,如果你有50%的投票权,这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日本加入了这个新的银行系统,中国可能会失去一票否决权,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就展示了你可以有一个新的、使中国可以领导的倡议,但是这不是复制已有的、失效的国际金融组织的做法。对于欧盟来说,它也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发挥自己的作用。但是,加入到一个新的银行当中,他们可以控制一个最佳的实践,以及实现新的国际的标准,这样的话他们会获得更多的尊重,同时改变那种传统的做法。”

东尼诺·维拉弗兰卡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亚投行如何融入现行的国际体制并与现有的机构互动。以下两个方面决定了亚投行在国际背景下的地位和影响。第一,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治理机制和实施行为决定着它能否成功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第二,亚投行与其他多边经济机构的关系决定着该银行能否在改善目前全球经济治理困境方面产生更重要的影响。

目前,西方大国和新兴国家都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一条道路是加强彼此合作,提高向全球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另一条道路是走向对抗、摩擦并导致现有体系的衰亡。关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对全球治理的影响,西方大国应意识到变化本身无所谓好坏,新兴国家应意识到它们应与发达国家共同承担重塑现行体系的责任,而不应蓄意破坏现行体系。如果协调得当,上述努力将促使国际社会走上实现“新自由秩序”的正确方向,改进各国际机构的职能,提高多边合作以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