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阿甲第12个下课主帅诞生 河床搬走“花瓶”少帅

特约记者德胜报道 博卡赢了,萨斯菲尔德赢了,阿根廷春季联赛第4轮本应成为强队的天堂。但河床在最晚结束的一场比赛中没能守住阵地,客场1比4惨败给班菲尔德。4轮过后,河床2胜1平1负的战绩仍可以算是差强人意,令舆论和球迷无法忍受的是比赛过程。抛却比赛结果不谈,河床在前4场比赛中没有一场踢得让人信服。阿根廷TYC电台评论员普埃尔塔早在半个月前便一针见血指出:“阿斯特拉达在经过了一个失败的赛季后,河床花拳绣腿的风格反而变本加厉,要知道,球队不是马戏团,这样下去河床迟早会人见人欺。”

河床的“花瓶”足球很快就被现实踩得粉碎,上周日晚做客班菲尔德,加拉多虽然开场4分钟便攻入一球,但随后从科尔多瓦学院转会到班菲尔德不久的锋线杀手卢哈姆比亚上演帽子戏法,最终电子比分牌上记录着令河床球迷耻辱的4比1。赛后,阿斯特拉达再也无力独自承受巨大的压力,新闻发布会上,当记者没有发现阿斯特拉达的身影时,就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情。果然,半个小时后,河床主席阿吉拉就证实了主帅辞职的消息:“阿斯特拉达已经决定离开球队,他的去意已决,覆水难收了。显然,对班菲尔德的溃败成了导火索。”

至此,阿斯特拉达成为秋季联赛结束后阿甲第12个下课的主教练,在宣布辞职的当晚,阿斯特拉达对舆论采取回避态度,始终一言不发。50多名记者围在班菲尔德主场的新闻大厅,期望阿吉拉能透露更多的内幕。不知不觉成了传话筒的阿吉拉说:“阿斯特拉达向俱乐部董事会递交了辞呈,在更衣室里也和球员说了再见。他不堪忍受无休止的批评,在河床这样的俱乐部,主帅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会招来非议和谩骂。”

阿斯特拉达2004年2月走马上任,执教的第一个赛季就夺得秋季联赛冠军,但在随后的两个赛季里,河床不仅与冠军无缘,而且排名每况愈下,上赛季更是跌落到第10名的低谷。进入新赛季,阿斯特拉达的排兵布阵和临场指挥遭到的质疑声越来越多,挑剔的河床球迷即使在球队获胜时也会牢骚满腹,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阿斯特拉达能坚持到第4轮才倒下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本周一,河床俱乐部很快寻找到阿斯特拉达的继任者——前拉普拉塔大学生队主教练雷纳尔多·梅尔洛。梅尔洛本赛季初因为不满大学生俱乐部将核心后卫克鲁波维萨卖给博卡而愤然辞职。没想到因祸得福,赋闲在家不到一个月便找到了新工作,阿吉拉和他签订了一年的合同。这已经是梅尔洛第2次执教河床了,上一次是1989年,距今已有16年的时光。故地重游,55岁的梅尔洛自然感慨万千:“执教河床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河床是阿根廷乃至美洲最大的俱乐部之一,的确令人兴奋。”

梅尔洛的绰号是“芥末”,据说这和他头发的颜色很搭配。在阿甲中,梅尔洛是学院派教练的代表,执教风格中规中矩但又不至于刻板保守,2001年,梅尔洛率领竞技队35年来首夺联赛冠军,一时传为佳话,为此竞技俱乐部还专门给梅尔洛塑造了一个雕像。

虽然竞技和大学生也是阿根廷传统劲旅,但毕竟无法和超级豪门河床相比,兴奋之余,梅尔洛也深知自己肩上的重担:“我的梦想是制造一支最好的河床,我们拥有最优秀的球员和最团结的领导层,为什么不能成功?”接着,梅尔洛的话中不乏玩笑成分:“具体目标?每年有4个冠军诞生(注:春季联赛、秋季联赛、解放者杯和南美杯),河床要赢得全部,大俱乐部就应该有这种野心。”

联赛刚刚开始,河床并没有掉队,而南美杯的烽烟也即将点燃,这些都是梅尔洛眼前的任务。梅尔洛周三将开始自己的第一堂训练课,这次征程,能否重温1989/90赛季(当时阿甲还是跨年度的联赛)率队夺冠的旧梦,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