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巴哈隆:巴以冲突是“血栓”阿拉伯国家不希望为此“开刀手术”-·阿布杜·拉曼·巴哈隆

本轮巴以冲突日益激化,持续搅动地区局势。中东阿拉伯国家就巴以冲突、地区安全形势及同以色列的关系等问题,有哪些看法与考量?观察者网专访了迪拜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巴哈隆,分享他对相关问题的解读。

观察者网:巴以冲突如何影响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冲突各方的关系?

巴哈隆:这场冲突所导致的两极分化正在撕裂国际社会,正如乌克兰战争所体现的那样,它迫使各国都想要站队支持某一阵营。但这样的想法与本地区及世界各国之间开展更多合作的愿望是背道而驰的。当今实现全球互联互通的速度与能力达到了空前的程度,你可以乘坐一架飞机,在几小时内到达全世界哪怕是最偏远的地方。这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呼唤一种新的合作模式诞生。

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全球发生的武装冲突正让人类重新回到结盟对抗、选边站队的时代。借用拜登总统的话说,那就是制造分裂的企图正在影响中东地区的每一个人。这同样影响了阿拉伯国家同其他国家的关系,以及我们对未来的规划。

至于伊朗,可以说,在对巴勒斯坦问题的看法上,阿联酋与伊朗的主要分歧在于哲学理念层面。

我们认为,巴以之间是政治性问题,只能像《奥斯陆协议》那样在谈判桌上得到解决;而伊朗方面认为,只有靠武装冲突才能重新恢复巴勒斯坦民众的权益。这种关于抵抗和融合的观念是两种相互竞争的哲学。由于当前冲突的上演,呼吁巴以实现融合的主张正处在下风。此外,战争不是一方就能打响的,因此,巴以冲突的双方都有责任为局势降级。尤其是当以色列宣称其有权自卫时,也必须承担责任,不能让冲突走向失控。我希望看到冲突涉及的各方都能承担应有的责任,而不是仅仅对某一方提出要求。

观察者网:有观点认为,美国促成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亚伯拉罕协议》是导致本轮巴以冲突爆发的直接原因。您是否同意?

巴哈隆:不,我完全不能同意。因为在《奥斯陆协议》签署后,《亚伯拉罕协议》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只有以色列接受两国方案,所有的阿拉伯国家才会同以色列谈判关系正常化的问题。伊朗也在合作组织的会议上接受了这一现实,他们会考虑将以色列视作一个合法的国家,并实现关系正常化。所以,导致事态脱轨的责任主要出在以色列身上。巴勒斯坦方面、阿拉伯国家、国际社会都认可两国方案,这是以色列承诺过会遵守的。但老实说,以色列自己反悔了。所有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交往的努力,包括参与《亚伯拉罕协议》,都是为了让他们重新回到遵守两国方案上,而不是用其他方案代替。

观察者网:本轮巴以冲突爆发后,沙特阿拉伯方面已经叫停了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所有谈判。阿拉伯国家如何评估这一事态的发展?您认为巴以冲突是否给沙以建交谈判的进程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

巴哈隆:我认为答案取决于时间。冲突不会在一两天之内结束,但比如说3个月之后甚至更久,地区形势迟早要缓和下来,只有实现了稳定,各国间的贸易才能继续发展。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提出了三方经济走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是项目之一,他们都关注在全球范围内推动与维持供应链的能力,这构成了全球化的基础。

我们需要继续做这件事,维持互联互通的发展。所以将来有一天,我们也需要能够同以色列开展贸易,让以色列同全世界贸易。我认为只有实现了和平才能做到这一点。

不妨用这样的比喻,中东地区的互联互通如同一条大动脉,而输送的血液包括货物、金钱、人口以及知识。这意味着血液需要能持续流动,如果它被迫停止下来,一定是遭遇了某种阻塞。当这些阻塞的血栓比较小时,医生会通过血管摄影进行介入治疗。《亚伯拉罕协议》就是打破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关系阻塞的方式,因为过去的外交导致双边关系长期原地踏步。阿拉伯国家同伊朗缓和关系则是另一种血管造影方案。

但如果加沙冲突持续升级、形成了严重的血栓,血管造影的方案就不起效了。到那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绕开血栓,整个地区重新回到排斥甚至抵抗以色列的状态。这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影响,也十分令人遗憾,因为绕开通常意味着对心脏进行开刀手术。

我希望,当前的加沙冲突能够依然维持在血栓的程度,通过外交手段加以解决,而不至于演变成需要开刀手术。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期待,包括阿联酋政府在内,世界各国为劝谈促和所做出的外交努力,都期望实现这个目标。

观察者网:阿拉伯国家如何看待美国在当前巴以冲突中所扮演的角色?美国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对联合国安理会实现停火的决议投下反对票的做法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许多争议。

巴哈隆:我认为这两件事是分开的。联合国安理会就许多议题进行讨论或发布决议。比方说,阿联酋在由俄罗斯提出、第一份关于巴以冲突的安理会决议表决时投下了弃权票。对同样的问题,各国存在不同的立场、利益与各种考虑。

美国在《亚伯拉罕协议》成功签署方面的作用也是不可否认的。阿联酋、以色列、巴林等相关协议方在美国签署,美国也应该是这份协议的担保国。《亚伯拉罕协议》选择用和平来替代冲突。我认为美国需要更多地坚持这种精神。我并不是说美国什么都没有做,但它在维护和平、阻止冲突升级方面做的很少。甚至,美国通过向以色列提供武器等军事援助,实际上在助长冲突的升级。

我理解美国的说法,即向以色列提供用于自卫的能力。但这又回到了对自卫程度的定义上。一种以防御为主导的思想原则什么时候变成了咄咄逼人的进攻思维?这当中也存在许多灰色地带。作为一个签署了《亚伯拉罕协议》并对美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表示赞赏的国家,阿联酋也希望美国继续坚持协议所体现的和平精神,反对局势升级。目前美国国内舆论在讨论加沙冲突时,甚至连局势升级这样的词都没有怎么出现过。

11月7日,加沙救援人员从以军轰炸下救出一名受伤的巴勒斯坦女孩 图源:视觉中国

而加沙的局势确实正在升级,不管以色列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公开宣称的目标是否能被外界接受;他们的做法正在影响埃及、约旦以及整个中东地区的安全。

观察者网:您如何评价阿拉伯国家同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开展合作取得的成就?

巴哈隆:阿联酋支持全球互联互通的概念,一带一路 就是代表性的项目之一。它不仅仅反映了中阿之间增进贸易往来的经济利益,也代表着一个更宏大的愿景,即世界需要被重新连接起来,需要保护供应链弹性。如果我们用一条公路连接世界上的两个地方作比喻,需要这条公路所途径的所有国家之间在外交、政治、经济、行政管理等许多方面达成共识,才能让货物贸易实现无缝移动。一带一路倡议与印度-中东-欧洲经济走廊都提供了这样的平台。约旦与以色列之间的以水换电协议也体现了这种精神,它代表着一种合作的模式。

一带一路倡议就是这种合作的模式,我们需要在粮食安全、水安全、能源与卫生安全等方面打造更多合作平台。世界的联系正日益密切,正如加沙冲突影响到全球金融市场所体现的那样。

观察者网:许多西方媒体、智库及政客频繁渲染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所谓地缘政治威胁,美国、印度和欧盟不久前提出的三方经济走廊计划,也被形容成要与一带一路倡议开展竞争。您如何看待这种从地缘政治视角评价经济合作平台、计划的做法?

巴哈隆:我认为这会如同自我实现的预言,如果相关各国想要把一带一路倡议和三方经济走廊视作相互竞争,最终就可能会成为现实,但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中国也可以将三方经济走廊视作一种补充,在未来同样有望起到连接各国并服务于互联互通理念的平台,我相信这也是中国的看法。

我认为,中国和美国都不应该认为,只有各自发起的倡议或平台才是实现互联互通的唯一途径。这样的想法注定走不远。我们需要做的是建立各种经贸合作网络,在某一时刻,这些网络之间将开始融合。

美国议员又搞事:除非中国交出算法,否则TikTok在美应被“禁止变现”

离散25年!亿万富翁解克锋全家为被拐儿子补过26岁生日,解清帅回归原生家庭陪家人吃早餐

美国防部年度报告:78名现役美军涉嫌支持推翻美国政府或非法改变政府形式

被质疑演唱会假唱,北京文化执法总队:将了解,表演现场有执法人员监管

贵替出现!LV6.9万棒球夹克酷似南宁校服,网友:70多元享受大牌同款

“HOLD住姐”谢依霖自曝遗传了妈妈的抑郁症,此前曾证实老公患上重症肌无力

基辛格留给中国什么?到2049年,中国将成为3大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之一

(观察者网讯)“从前最贫穷的孩子连5英里外的海滩都没去过,但如今他们梦想着前往中国。”乌拉圭首都一所以“中国”为校名的小学校长这样说到。 美国《华尔街日报》11月10日发文指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