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爱游戏:剑桥联获百万增资站稳脚跟雷丁老板众叛亲离小鬼当家

9月5日3:00,英甲联赛第六轮最后一场比赛,第十一名的剑桥联主场迎战第十八名的雷丁。

剑桥联和同名大学同样坐落于剑桥市,但名气上远远不如剑桥大学来得出名。成立于1912年的剑桥联从未征战过英格兰顶级联赛,唯一拿得出手的荣誉是1990/1991赛季的英甲冠军。他们的主场只能容纳7900多名观众,其中3600多个座位是站票。剑桥联目前的所有权在Paul Barry、Mark Green和Adam Webb手中,Paul Barry占股70%,Mark Green占股20%,Adam Webb则拥有10%的股份。三人在今年二月份向俱乐部注资了100万英镑,这很大程度上令俱乐部稳定了下来。

剑桥联在大流行的第一年获得了英乙联赛亚军,时隔七年重返英甲联赛。在回到英甲的第一个赛季球队取得了第十四名的成绩,上赛季则领先降级区一分惊险保级成功。现在球队的主帅是37岁的剑桥当地人Mark Bonner,17岁时Mark Bonner就进入了剑桥足球学院工作,之后因俱乐部进入职业化关闭学院离开。但在2011年重返球队之后就再也未离开过剑桥联。2019/2020赛季他接替Colin Calderwood担任临时教练,并在第二个赛季转正率队拿到英乙联赛亚军重返英甲。

本赛季剑桥联以两连胜开局,前两场比赛击败牛津联和福利特伍德,不过在联赛杯中他们第一轮输给了萨顿联。第三场联赛遭遇强队斯蒂芬尼奇主场落败,接着主场战胜布里斯托尔流浪,上轮他们客场输给了莱顿东方,送给对手本赛季首场胜利。前哈德斯菲尔德前锋Elias Kachunga上轮比赛受伤但已经伤愈复出,两名长期受伤的球员Mamadou Jobe和Adam May已经开始恢复训练,Jordan Cousins因伤缺席。

雷丁和剑桥联一样位于伦敦附近,在足球领域雷丁比剑桥联优秀得多,他们虽然没有获得过英超联赛和足总杯等赛事的冠军,但也曾两次获得英冠联赛冠军并在英超联赛中偶露峥嵘,更有澳超球迷熟悉的前悉尼当家球星Adam Le Fondre。但他们的转折点发生在2017年,这个转折导致俱乐部陷入危机并持续至今。2021年底英足总披露的财务报告显示,雷丁五年来的亏损达到1.46亿英镑,远远超出了联盟规定的每个赛季1300万英镑的上限,2021年雷丁的工资占收入的2.3倍。期间雷丁的帅位更迭,斯塔姆、保罗克莱门特、鲍文、何塞戈麦斯和保诺维奇等人均成为牺牲品。今年一月英足总以违反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规则被扣六分,事后证明这六分直接导致雷丁降级。保罗因斯四月离开球队,亨特带队最终排名倒数第四,落后身前的加的夫城五分黯然降级。雷丁的死忠球迷团体抗议此起彼伏,要求现任老板滚出俱乐部。

新赛季雷丁在聘请新帅的过程中也遇到波折,上赛季未能带领南安普敦保级的西班牙人鲁文被任命为新主帅,但他未能及时获得签证,直到7月14日他才获得签证匆匆上任,这距离英甲联赛开幕只剩二十天的时间。雷丁的麻烦接踵而来,由于拖欠工资和逃税,雷丁重新陷入转会禁令,而前两个赛季他们同样处于转会禁令中。这导致球队只能引进自由身球员或者合同剩一年到期的球员,租借球员也只能以半个赛季为期限,球队一线人。而主教练鲁文到队后评估的结果是球队至少需要十名新球员。不得已雷丁只能大量启用青训球员和引进免费球员,在上周雷丁输给领头羊埃克塞特城的比赛中,首发阵容中出现了四名雷丁青训球员。

平心而论,鲁文上任后为雷丁带来了一系列的新气象,球队的地面配合看起来已经比较赏心悦目,但限于带队时间过短和球员自身水平,雷丁的地面配合尚未能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开赛至今他们在主场能连续击败切尔滕汉姆和斯蒂芬尼奇,但在客场可以连续输给维尔港和埃克塞特城。而在联赛杯第二轮中以替补出战的雷丁能和英冠的伊普斯维奇战至点球大战才惜败。本赛季雷丁的一线岁高。

剑桥联在英甲联赛中逐渐站稳脚跟,在获得新一轮的注资后在英甲保级问题不大,球队现在的打法仍以防守反击为主,但也有不少的地面配合。剑桥联的锋线实力较为出众,不仅有Elias Kachunga这样经历过英超德甲历练的经验丰富的球员,也有从水晶宫租借的戈登和出生于西班牙的摩洛哥前锋Gassan Yahyai这样的球员。雷丁的现状令人想到了2021/2022赛季的纽卡斯尔喷气机,当时被澳超联盟托管的纽卡斯尔喷气机任命了注重地面配合但没有什么独立执教经验的Arthur Papas,当时的球队在主场能够打出一些精彩的配合,但在客场的战斗力就急剧下降。本场雷丁虽然有反弹的意愿,但恐怕无力回天。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