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英超圆桌会:曼城4连?降级候选?谁从沙特兜一圈儿再回来?

2023-24赛季英超将于周五晚在特富摩尔球场拉开帷幕,孔帕尼手下里里外外焕然一新的伯恩利,将迎战“三冠王”曼城——瓜迪奥拉的球队在2022-23赛季不仅赢得了足总杯和欧冠冠军,还完成了英超三连冠。

自1888-89赛季以来,英格兰顶级联赛历史上,还没有一支球队能四连冠。没有。

是曼城将他们的统治力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还是阿森纳会比去年更好、赢得他们20年来的第一个联赛冠军?谁会为保级挣扎?2024年5月之前,我们又将观赏到什么样的革命性的战术演变?

Joey DUrso:阿森纳在上赛季大部分时间里都很出色,后期萎了似乎更多的是经验和心态。他们现在吃一堑了,还得到了德克兰-赖斯、哈弗茨和廷贝尔3名出色的新援,正在憋大招……

Carl Anka:写这篇文章让我很痛苦,但曼城就是夺冠热门,除非事实证明不是。他们有全联盟最好(如果不是全世界最好的话)的教练,他似乎比任何人都能更迅速、更有创造力地找到解决方案。他们的防守很了不起。他们锋线的紧逼型打法和侵略性吗,会让对手的比赛变得恐怖。他们有一个真正能打破场上平衡的中锋哈兰德。要想把曼城从王座赶下来,你需要近乎完美。他们肯定也会经历一段低迷期。祝任何潜在的“篡位者”好运吧!

Ahmed Walid:曼城如果还想赢,可能需要再一次做出最好的调整。他们很可能会做到,因为瓜迪奥拉就是瓜迪奥拉,他们球员的实力也都深不可测。但如果阿森纳、曼联或利物浦中最终能有一个扒掉曼城,也不让人觉得非常惊讶。

Nick Miller:每年我都告诉自己,不要在冷酷的曼城身上白白亏钱。每年我都告诉自己,在某个时候,他们会打出一波10连胜,把竞争对手都远远抛在身后。每年我都会告诉自己,他们太强了,而且不希望其他对手制造出一点可能性。但每年我都会忘记这些,而在所谓“希望”上白白输钱。我应该更清楚这些,应该知道他们会再次变得特别强。我应该知道,不要对出现一场有点激烈度的冠军争夺战抱太大希望。但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好的结果,所以我要说:阿森纳是冠军。

Sarah Shephard:我心里说“别是曼城”,但头脑告诉我“是的,还是他们”。阿森纳在阵容深度和经验方面都更强了,但我仍然认为这不足以缩小他们与瓜迪奥拉“三冠王”的差距。我也看到曼联本赛季在大力提升自身实力,但要看到他们超越曼城仍然艰巨。唯一会有点儿问题的可能是,上赛季曼城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功,在那么多条战线上奋战了那么长时间,是否会让他们有些许自满或竞争疲劳(如果真有的话)。但就算是这一点,我也不是非常担心。

Adam Hurrey:是,还是曼城,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打造成了每个顶尖俱乐部都渴望的那种状态:相对稳定。关于瓜迪奥拉无情的故事不胜枚举,但通过这种近乎病态般痴迷的胡萝卜+冷血大棒组合,他成功地让他的曼城保持了饥饿感,有意愿去继续争冠。所谓“Big 6”里唯一能提供这样可能的候选是阿森纳,但阿尔特塔这条船还没在一个60场比赛的赛季里完成过海试。至于其他几家,2023-24赛季有明显反弹的空间不大。

Jack Lang:是的,我的答案也差不多。阿森纳在2022-23赛季大部分时间里都表现出色,今夏又提升了深度和实力,应该有了更好的装备去挑战冠军。我可以看到他们离冠军更近了。曼联也应该打出一场像样的战斗,但曼城还是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前锋、最好最好的主教练,仍然是需要被击败的头号热门。

按照顺序,谁将进入前……前五吧,并获得欧冠资格?(根据欧足联系数,英超在2024-25赛季有机会分到5个欧冠席位)

Carl Anka:曼城、利物浦、阿森纳(二三名差距非常小)、曼联、切尔西

Joey DUrso:不会。我们说Big 6是关于钱,而不是排名。尽管热刺上赛季排名低于维拉、纽卡和布莱顿,但他们的收入大约是这几家的两倍,这给他们在长期带来了显著优势,尤其是在FFP的限制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情况下。切尔西也一样。要想线,需要他们打出好几个糟糕的赛季(对其他球队来说则是很好的赛季)。

Carl Anka:自从罗杰斯的莱斯特城看起来会闯入这个圈子后,我们就一直在问这个问题。而他们的降级,证明了Big 6是一个阶层,要闯入它比预期还难。我很是期待纽卡在2023-24赛季能打出一个好的表现,这可能会让我们与副主编来上一次对话,讨论我们是否应该使用“七大富”或“豪勇七蛟龙”作为新的统称,但目前,我的答案与上赛季还是相同。Big 6这个说法与其说与联赛排名有关,不如说是与金钱和俱乐部文化历史有关。只要别的球队在与他们比赛时改变战术打法,以及把打败他们看成是一件大事的线就还在。

Ahmed Walid:从足球的角度来看,确实如此。纽卡、布莱顿、维拉、布伦特福德甚至富勒姆的实力,都让他们成为Big 6的眼中钉。这些球队中的任何一支,都可能在任何一个比赛日击败阿森纳、曼城、曼联、热刺、利物浦或切尔西。

Nick Miller:部分吧。这群在财务上占强势地位的俱乐部,扩大了这样一种好处,那就是,如果一支很有钱球队做了些蠢事儿或打出了个糟糕赛季,那么可能a)挺有意思,b)有利于表面上联赛竞争的多样性。所以前7可能不会是Big 7,而Big 6仍会从别的队里挖人。

Adam Hurrey:尽管这听起来很不浪漫,但Big 6一直不仅仅跟常年的联赛排位有关,还关乎影响力、商业收入、欧冠淘汰赛经验、从小俱乐部挖球员等等。考虑到他们表面合法的不可触碰性和潜在的沉睡中巨人,我看好纽卡斯尔进入临时性的Big 7。

Sarah Shephard:还不到。恐怕要有一家俱乐部打出好几个好赛季,才有机会进入。纽卡似乎是最可能迫使这个集团扩大的俱乐部,但前提是他们能重复上赛季那种状态。

Joey DUrso:显而易见的答案,是卢顿和谢菲尔德联,他们没花太多钱。这告诉了我们现代足球的一些有趣之处——从长远来看,这可能更有意义,因为只需攒一年的电视转播费和随后的“降落伞”得款,就有望在更坚实的财政基础上,重返英超。这是一种比上赛季诺丁汉森林那种大撒币风险更小的策略,但如果(上赛季森林)不那么干,现在城市球场的处境会非常糟。

Carl Anka:富勒姆有些不对劲。上赛季,他们在最大化利用定位球和米特罗维奇的球霸风格,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他们今年夏天没啥动作,改变不大。他们有一个很好的骨架,但好几名球员都年过30了。米特罗维奇似乎被沙特那边的报价吓了一跳,即使最后他可能去的是其他地方。我不认为他们最后会降级,但我估计他们被拖入泥潭。

Ahmed Walid:随着一些球队越来越接近Big 6,上赛季排名积分榜上半区的球队,和下半区的球队,在实力上已存在明显差距。除非下半区——包括三支升班马——有球队表现出色,否则苦苦挣扎的,可能会还是上赛季后十名的那些球队。

Nick Miller:这取决于你对“挣扎”的定义。我可以看到热刺上赛季在积分榜中游,但没人会对此太介意,因为他们的主教练不觉得要费很大劲才能留在那里。我想知道,水晶宫是否会后悔继续跟霍奇森过。卢顿和谢联似乎处于“拿钱、稳住”的模式。诺丁汉森林上下都有可能。而最近几个赛季,埃弗顿一直在玩悬的。所以新赛季保级区可能又是一场大混战。

Adam Hurrey:如果你连这都称之为“挣扎”,那相对而言,我会很“担心”卢顿和谢联。我还估计布伦特福德会停滞不前,埃弗顿和狼队将经常被球迷嘘,而森林——他们会在圣诞节前与史蒂夫-库珀分道扬镳。他们真的很乱——基本上就是沃特福德第二。

Sarah Shephard:在经历了上赛季的挣扎及今夏流失了劳尔-希门尼斯、穆蒂尼奥和内维斯后,我为狼队感到担忧(很明显,他们的前主帅洛佩特吉也是如此)。卢顿和谢联也将面临挑战,但我有种感觉,就是这俩里至少有一个会活下来——很可能是后者。

Jack Lang:我认为这几个月对布伦特福德来说会相当棘手。伊万-托尼不能踢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尽管上赛季最后几轮,他们在没他的情况下处理得挺好,但长远来看,肯定会有影响。托马斯-弗兰克显然很出色,但如果他和他的球员们能够再次做到远离危险,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Joey DUrso:你听说前两天,美国有个前情报人员告诉国会说有外星人存在的证据那事儿了吗?他说得对,“猫王”和图帕克被发现还活着的可能性,都比本赛季有人进球比哈兰德(除非他受伤)多大。

Carl Anka:哈哈,如果你要问蠢问题,那我就说一个朱利安-阿尔瓦雷斯吧。下一题!

Ahmed Walid:如果凯恩留在热刺,那他是这个问题最合乎逻辑的答案。这位英格兰前锋上赛季的30球,在你们3亿次提到哈兰德中被遗忘了,但与挪威人不同的是,凯恩是在一支动荡的热刺队里进球,如果没了他,破刺的排名肯定比第8还惨。如果不是他,那么好吧,还是哈兰德。

Nick Miller:除非有一个惊人的发现,迪克西-迪恩或吉米-格里夫斯在全盛期其实是被低温冷冻了,本赛季将被解冻(译者注:两人都是英格兰历史上的出色射手,早已去世),否则还是哈子。

Sarah Shephard:呜,只有他(哈兰德)水平断崖下滑,才可能有别人超越他,我就说个…拉什福德吧。

Jack Lang:现实地说,这需要再来一遍托尼娅-哈丁/南希-克里根那档子事儿(译者注:两人都是美国前花滑运动员,哈丁的前夫后来雇凶打伤了南希)才能阻止他。因此,问题该改成:哪个英超前锋可能会有最暴力、最精神错乱的另一半?答案显然是XXX(根据法律团队的建议,此处删去八百字)。

Joey DUrso:富勒姆。他们上赛季的进球数超过了预期,这一次可能要人品守恒,尤其是如果他们失去了米特罗维奇、帕利尼亚或主教练马尔科-席尔瓦中任何一个的话。

Carl Anka:我是还没准备好观看没有了米尔纳的英超,但如果他本赛季为布莱顿首发超过10场,我会很感惊讶。他可能在体测中仍然很出色,但37岁的他已经跑得够多了,咱们就别对他要求太多了。

Nick Miller:富勒姆不会像上赛季那么好,尤其是如果他们替代米神的唯一备案是劳尔-希门尼斯的话。狼队似乎在清仓,还失去了一位能让他们保持活力却不想再留下的主教练。他们可能药丸。

Adam Hurrey:托马斯-弗兰克的炒作机器,霍奇森吃回头草的前景,穿着修身运动服的莫耶斯,以及兰帕德再次执教一家英超俱乐部的机会。

Sarah Shephard:史蒂夫-库珀。到9月,他就将担任诺丁汉森林主教练两年了,而在森林看来,这段日子大约是35年。所以我不禁觉得结局就在眼前。对不起了,史蒂夫。

Jack Lang:可能是伯恩茅斯。伊劳拉是一个勇敢、激动人心的任命,我支持他们茁壮成长,但是……好吧,这队有点混乱,一个糟糕的开局很容易引发生存危机,而这种危机的结果,通常会是在2月份换帅阿勒代斯。

Joey DUrso:维拉的穆萨-迪亚比。在现代足球中,那些带球快速冲向对手的边锋已经是一个垂死物种了,但迪亚比又给它续了一秒。

Carl Anka:我很想看看新一代的曼联:奥纳纳从后场把球传出去,霍伊伦德看起来像是个小号卡瓦尼。我也很想看看“大安吉”给热刺的革命。我预测,对切尔西右后卫古斯托来说,这将是一个重要赛季。去年1月当他被签下的时候,我真的很兴奋。

Ahmed Walid:索博斯洛伊。我喜欢出色的得分手,匈牙利人在利物浦的表现很有说服力,尤其是在他们把打法变成3-2-4-1之后。

Nick Miller:无论布莱顿从我们没怎么听说过的犄角旮旯挖出了哪位球员,到明年夏天,他们都会变得才华横溢、身价5000万镑。

Sarah Shephard:我很想看看利物浦的新中场是怎么安排的,也很想看看波切蒂诺拿上赛季看起来缺乏创意和活力的切尔西有什么办法。

Jack Lang: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防守球员从后场带球上前更令我激动的了。他扛下了风险,因为与可能的回报相比,这种风险值得冒。因此,我看到的廷贝尔让我非常兴奋。

Joey DUrso:纽卡刚以大约3000万美元的价格,将圣马克西曼卖给了沙特的国民俱乐部。尽管两家俱乐部都归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所有,但如果法国人被租回纽卡斯尔,纽卡就可以既留住这位才华横溢的球员,同时为俱乐部的负债表加入大笔资金,帮助他们绕过财务公平法案的限制,而且不会让PIF损失一分钱(这当然是开玩笑,但现在似乎没有任何规则来阻止这一情况的发生。这有点令人担忧。)

Carl Anka:如果米林科维奇-萨维奇在与转会曼联联系在一起多年后,终于在明年1月登陆英超,那将非常有趣。我很惊讶的是,没有一家欧洲俱乐部试图以一份短期合同的形式得到布罗佐维奇。他仍是一名出色的中场,足以为Big 6里的许多家效力。

Nick Miller:如果内维斯被租借给纽卡斯尔,那感觉会很“令人不快”,但如果有谁(能回英超),也就是他了,除非亨德森发现在钱海里漂浮并不能完全弥补错过克洛普一个拥抱的遗憾。

Adam Hurrey:没有什么人,尽管我可以生动地想象穆萨-登贝莱“结束了他的达曼协作噩梦”,加盟水晶宫并在出战的14场比赛中打进3球。

Sarah Shephard:内维斯。他不过26岁,他真的、线月时还这么说)。这问题只对这个可怜的孩子有用。

Jack Lang:没人。嘿,还有人记得那些去了中国,赚了足够让他曾孙和玄孙都穿普拉达睡衣的钱,后来又回到欧洲顶级联赛并真正取得成功的球员吗?不,没有,我也记不得。那些选择去沙特的球员们,已经告诉了我们他们认为的优先事项,我们应该听之任之。

Joey DUrso:不了到一半。大环境是屠宰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英格兰现在是任何有抱负的主教练的理想之地,更不用说还是最赚钱(沙特除外)的了。老板们都知道,他们可以很容易地从国外挖走顶级主帅,而10-15年前,情况并非如此。

Carl Anka:9位主帅撑不完这个赛季。2023-24赛季,没有一家英超俱乐部会换到第三个主帅。戴奇可能晃晃悠悠,但最后还是能把局面拉回来。

Ahmed Walid:至少九个。背后的逻辑是,我看不到瓜迪奥拉、克洛普、滕哈格、阿尔特塔或波切蒂诺中的任何一个被炒。托马斯-弗兰克、埃迪-豪和德泽尔比在的信用肯定也会保证他们的安全,加上这三位主帅都是他们球队能排在各自位置的重要原因。最后,埃梅里在维拉展现的水平和上赛季的成功,意味着他得有一个疯狂的赛季才可能被赶走。

Nick Miller:8位。我有种预感,一位大牌教练可能会在季中被炒,尽管我还不能完全告诉你是哪位。

Sarah Shephard:我想至少有11位可以。但是,对于手痒痒和惊慌失措的老板们来说,这无法解释——只要有一个人掉,就可能引发整个骨牌的倒塌。

Jack Lang:11位,尽管只是纸上谈兵,都让我觉得自己像个轻信人言的乡巴佬。我对人性可太有信心了!

上赛季阿勒代斯出现在了利兹,这赛季他接着来掺一脚?(Stu Forster/Getty Images)

Joey DUrso:布伦特福德的界外球有点意思,而且似乎总能进球。令人惊讶的是,他们这一招并没有被更广泛地模仿。

Carl Anka:今年夏天,我看到了很多想象中的3-2-4-1阵形。但内切型边后卫的价值和全能型中场在反击中的能量,仍然没有得到正确的理解,不过我认为我们会在新赛季看到很多球队尝试理解并解决这个问题。

Ahmed Walid:在定位球上会有更多的创新,尤其是角球。上赛季英超每100个角球带来3.9个进球,是自2007-08赛季以来的最高数字。随着更多的定位球专家教练在英超俱乐部上岗,这个数字可能会增加。

Nick Miller:与其说是一种新趋势,不如说是双边后卫进入中场:有些疯子教练会同时让两边后卫都这样做,而不仅仅是只有一边。可能阿森纳会这么干,一边是津琴科,另一边是廷贝尔。

Adam Hurrey:从传统的阵型向变阵方向继续前进。感觉像是“4-3-3”,而其各种变体并不完全符合一些教练试图组建团队的方式。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Sarah Shephard:随着针对浪费时间的新规则的实施,我们是否可以看到每支球队都会安排一名球员,肩负在进球庆祝/定位球等活动时,提醒队友差不多得了的具体任务?这个球员可能不是队中最受欢迎的人…也许就是那个在更衣室里负责收大家罚款的家伙?

Joey DUrso:更少的手球判点。判点球,应该是苏亚雷斯对加纳队那样婶的。在没威胁的位置上,再也没有比球打在肩上就判点,更能影响一场原本势均力敌的比赛了。这么判就是垃圾。

Carl Anka:(除了我通常希望的减少赛场种族主义,以及不那么猖獗的超资本从足球里榨取快乐以外)我希望切尔西不会找到球衣的胸前广告赞助商。如果真找不到就太好了,但我这梦想看来已经破灭了,甚至在赛季开始之前。

Ahmed Walid:希望它不会到明年3月就结束。一个竞争激烈的英超赛季,冠军将在5月才揭晓,欧战席位的争夺将在赛季末反复拉锯,而在赛季收官那天,一场让你疯狂的保级大战。所有这些,比一支在联赛中碾压夺冠的球队和大家早早知道三支注定下去的球队要好得多。

Nick Miller:如果德泽尔比能在布莱顿带完一整个赛季,那就太好了。事实上,如果一家大俱乐部要换帅,他可能是显而易见的选择之一。他们上赛季干得非常好,如果他能坚持到明年5月,那就太棒了。

Sarah Shephard:根据上述情况,针对上赛季一些球队因“使用OTT”而受到的批评,我希望我们继续看到球员们在他们认为有必要(而不是当专家/评论员认为怎么做“正确”)的时候,释放自己的全部情绪。

Jack Lang:整个足球界都应意识到,几乎每个人都在错误地使用这个词组“to inverse(倒置)”。“倒置”就是把东西倒置或按相反顺序排列。如果一名边锋的一只脚比原本以为的主力脚更强,那么他/她在比赛时可能会被“倒置”。边后卫也可以“倒置”,但“倒置”并不意味着换到中锋位置。丹尼斯-埃尔文是一名“倒置”边后卫,因为他的主力脚是右脚,而踢的是左边卫;当津琴科从侧翼切入时,他做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但他并没有被“倒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