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本土教练英伦之痛:英格兰“黄金一代”黄金球星青铜教练

“黄金球星”转型“黄金教练”并不少见。最近20年,瓜迪奥拉、齐达内、德尚、西蒙尼就是其中翘楚。蹊跷的是,惟独英格兰,“黄金球星”的执教之路惨淡无比。

记者寒冰报道鲁尼在伯明翰城惨不忍睹的失败,让英格兰媒体不得不再次提起“黄金一代”球星转行教练的集体挫折。以2006年世界杯为标志,欧文、鲁尼、杰拉德、兰帕德、卡里克、特里、阿什利·科尔,被称为英格兰足球的“黄金一代”。他们在俱乐部获得巨大成功,让英格兰球队在2005-2012年的8年里有7年进入欧冠决赛,2008年还会师决赛。

这批在各自球队都是核心的“黄金一代”球员,被英格兰球员和球迷寄予厚望。遗憾的是,作为球员他们的确几乎都达到了职业生涯巅峰。但退役后转型为教练,却无一例外遭遇滑铁卢。“黄金球星”陆续变成“青铜教练”,似乎是英格兰“黄金一代”巨星挥之不去的宿命。

“黄金球星”转型“黄金教练”并不少见。21世纪以来球迷们已经见证了瓜迪奥拉、安切洛蒂、齐达内、德尚、西蒙尼、里杰卡尔德、恩里克、克雷斯波、阿尔梅达、加拉多、斯卡洛尼、波切蒂诺等人的成功,与英格兰“黄金一代”同期的还有阿隆索、哈维、阿特塔、小因扎吉都已证明了自己可以成为“黄金教练”。甚至皮尔洛、加图索都得到了执教豪门并且也拿出不算差的成绩。维埃拉、特维斯、加戈、德米凯利斯也都有过执教的辉煌,唯独英格兰的本土“黄金一代”,在教练领域却几乎等于失败者的代名词。

英格兰“黄金一代”球星,杰拉德和兰帕德最早拿起教鞭。2017年初杰拉德从利物浦梯队起步,2018年夏就执教了苏格兰豪门格拉斯哥流浪者。哪怕是资源雄厚,只有凯尔特人这个唯一的竞争对手,杰拉德用了3年才抓住凯尔特人阵容换血和换帅的机会,压倒对手拿到苏超冠军。看起来还是不错成绩,毕竟打破凯尔特人长达10年的垄断,而且是以不败战绩提前夺冠。

正因这座含金量不高的奖杯,杰拉德得到了执教英超的机会。夺冠前纽卡斯尔联曾力邀,但杰拉德希望用奖杯作为重返英超敲门砖。最终2021年底维拉用400万镑违约金代价请来杰拉德,不曾想这其实是噩梦的开始。维拉赛季排名仅第14位,比杰拉德接手时还低3位。2022/23赛季开局,杰拉德12场仅2胜,表现惨淡堪比刚下课的鲁尼。尤其之后维拉请来埃梅里,骄人战绩更凸显杰拉德的尴尬。去年夏,杰拉德为重金所诱,执教了沙特的达曼协作。但21战仅7胜7平7负,胜率低至1/3。国王杯被利雅得胜利淘汰,各项赛事13场仅1胜,已到下课边缘。

兰帕德2018年夏从德比郡起步,开局高光:联赛杯点球淘汰曼联,球队进入英冠升级附加赛决赛,惜败阵容更强大的阿斯顿维拉。随后他如愿回到切尔西,但处子秀被曼联4比0横扫,成为1978年以来蓝军教练首秀最差表现。虽然带队获得英超第4拿到欧冠资格,但在欧超杯和足总杯决赛连续失利。之后赛季蓝军重金引援,兰帕德以8场英超仅2胜开局被炒。讽刺的是,他的继任者图赫尔最终带队拿到了当赛季的欧冠奖杯。

之后执教埃弗顿,兰帕德虽然最后1轮带太妃糖保级,但2022/23赛季11战仅1胜后再次下课,2023年3月重返切尔西担任临时教练,兰帕德依然交出11场1胜惨绩。蓝军自1996年以来首次赛季排名跌入下半区,积分和进球数都是英超时代最低。

杰拉德、兰帕德和鲁尼的惨败,让外界对英格兰“黄金一代”球星是否能出产一位成功教练深表怀疑。“黄金一代”的其他球星对转型教练也非常谨慎,切尔西队魂特里同样是2018年进入教练领域,但在英冠的维拉辅佐迪恩·史密斯。2021年夏维拉冲上英超后特里离开,当年底回到切尔西,担任顾问角色。去年3月迪恩·史密斯执教莱斯特城,特里继续成为他的助手。不过去年夏特里原本有机会执教英超球队,他却选择了在蓝军担任梯队教练。

卡里克也是2018年夏进入曼联教练组,穆里尼奥年底被炒后担任临时教练,但没有带队比赛。之后索尔斯克亚上台继续留用卡里克,2021年11月挪威人下课卡里克继续救火,执教了3场直到兰尼克上任。2022年10月卡里克又到英冠的米堡救火,同样高开低走。将米堡从第21位带到第4位,险些完成从濒临降级到升级英超的超级大逆转,拿到英冠月度最佳教练头衔。不过本赛季球队仅排名第12位,与上赛季相比表现下降不少。

阿什利·科尔退役后在德比郡辅佐兰帕德,之后又跟随兰帕德回到切尔西,担任梯队教练。同时在英格兰U21国青队辅佐卡斯利。兰帕德救火埃弗顿后,他又再次辅佐蓝军名宿。去年10月鲁尼在伯明翰城上任,阿什利·科尔继续担任助教,但两年多的助教履历还是没能让他有勇气独立执教球队。门将詹姆斯直接到新成立的印度超“养老”,两度执教都没有出色表现,2018年底离开后就放弃了执教的想法。迪福在2021年担任杰拉德的助教,但杰拉德被挖走后,他也离开流浪者,2022年夏回到热刺担任梯队教练,同样还未有执教一线队的勇气。

至于同为“黄金一代”的卡拉格、费迪南德、欧文、乔·科尔、哈格里夫斯、巴里退役后都没有选择进入教练领域,亨德森、米尔纳还在踢球。兰帕德去年夏赋闲后一直没有机会复出,杰拉德若在沙特下课,加上刚刚被炒的鲁尼,恐怕短期内人们都很难看到英格兰“黄金一代”球星再有能执教五大联赛球队的机会。或许希望能落在特里和阿什利·科尔身上,但人们也无法确定他们何时有勇气独立执教。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