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逃亡17年意大利黑手党在法国披萨店当大厨却因想红而暴露了…

本菌人生中对“黑手党”这三个字的理解,全靠道听途说,晋江文学,以及两年前被仲基欧巴迷倒的那部《文森佐》。

组织形式多样,可家族血脉传承,可跨国公司经营,无论哪种方式,都掩盖不了滔天的罪行,敲诈勒索,强取豪夺,杀人放火,洗钱贩毒……

最重要的是,他们人脉通天,从片警到国家总理,就没有搞不定的Boss,送不出的钱,逍遥法外,只手遮天,所有一切都应了一句话:

基于上述总总,无论影视剧再怎么渲染气氛,黑手党都是一个毒瘤,也是意大利警方的一块心病。

他们费尽一切心思,耗尽所有人力物力,就为了能把各大帮派中的杀手,教父通通关进监狱,能一枪毙了最好。

那些罪恶深重的黑手党成员们最惨的遭遇,大概也就是被判处终身监禁,把牢底坐穿。幸运的话,还能将功补过,无期变有期,终有一天重获自由。

话虽这样说,但既然身为黑手党,自然是不愿意在牢房里度过半生的,所以一旦成为警察的目标,他们就会用尽毕生所学隐藏身份与踪迹变成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小人物,毕竟,谁会与自由过不去呢。

今年63岁的前意大利黑手党成员埃德加多·格雷科 (Edgardo Greco)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照片里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就很大哥的大哥,据说是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亚(Calabria)黑手党组织光荣会(Ndrangheta)的成员。

事实上,这是一个以家族血缘为纽带建立的组织,极为封闭,血缘之外的人很难加入,也正是因为血浓于水的关系,成员之间联系紧密,坚不可摧,所以一直以来意大利警方都认为光荣会是意大利最广泛和最强大的黑手党集团。

当然了,当一个地域组织做大做强,就不仅仅是意大利一国的问题了。这个光荣会在全球范围内都有活动,并与从南美洲运往欧洲的可卡因贸易有着密切的联系。曾经有传言说,在欧洲流通的可卡因,超过八成都来自光荣会控制的贩毒网络。

也难怪,2018年那会,欧洲还搞过一次专门针对光荣会的跨国大规模清剿行动,可见它的强大。

其实,早在80年代,格雷科就曾监狱走廊散步时用刀袭击过人,虽然没有击中目标,但这次壮举为他带来了威望,并赢得了监狱杀手”的称号。

到了1990年代初期,那个时期,在光荣会根据地所在地科森札(Cosenza)市,两个不同氏族帮派Pino Sena和Perna Pranno之间频繁爆发冲突,格雷科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一战成名的。

1991年1月5日,他将渴望自治的巴尔托洛梅奥(Bartolomeo)兄弟倆吸引到科森扎的一家鱼铺,用铁棒将他们殴打致死。

三年后,他为了不让受害者留下任何痕迹,居然还费尽心思挖出他们的尸体,用酸溶解他们。

除了这起谋杀案之外,格雷科还与同年7月发生在科森扎的另一起帮派成员埃米利亚诺·莫夏罗 (Emiliano Mosciaro ) 谋杀未遂案相关。

不过,虽然人没抓到,但可以先治罪。2006年,意大利法院判处格雷科无期徒刑,并在2014年发出了欧洲通缉令。

这位大哥虽然在意大利出生,但他的家族却是来自法国阿尔卑斯大区卢瓦尔省的圣艾蒂安 (Saint-Étienne),于是,在外兜兜转转躲了八年之后,他决定回到自己的老家换个身份生活。

在老家格雷科依旧谨慎,思来想去之后,他化名为保罗·迪米特里奥(Paolo Dimitrio),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在那做一名厨师。

还因为太想红,在当年7月登上了当地报纸《进步报》(Le Progres ),并在报纸上疯狂为自己的餐厅打广告:

亲,我保罗如愿以偿开设了梦想中的餐厅,我这只有新鲜和自制的意大利美食,欢迎品尝👇

尽管这家餐厅因为疫情开了不到半年就关门了,但之后,格雷科依旧还是用着自己的假名字在其他披萨店工作,生活的自由自在。

就在格雷科渐渐放下警惕的时候,意大利最重要的反黑手党检察官尼古拉·格拉特里 (Nicola Gratteri) 却始终没忘记他。

根据意大利宪兵的一份声明所说,自2019年以来,调查人员就一直在追踪支持格雷科的黑帮网络,随着这条线路他们越过阿尔卑斯山,最终到达了法国圣艾蒂安。

随后,法国当局对格雷科的位置进行了监视,在意大利警方确认了他的身份后,于2月1日至2月2日凌晨1点45分,将他逮捕。

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行动,也是在2020年初启动的国际刑警组织合作打击光荣会的I-CAN项目框架内进行的。

格雷科被逮捕之后,意大利内政部长马泰奥·皮安特多西 (Matteo Piantedosi) 表示格外欣慰:

国际合作网络的协同作用,对这项重要行动的开展至关重要。对危险逃犯的逮捕仍在继续,在意大利和国外,执法活动是日复一日,持续不断的,国家将继续对所有形式的有组织犯罪采取强有力的行动。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