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明斯克的“空中转折”激起千层浪

因接到舱内被安放炸弹的警告,5月23日,爱尔兰瑞安航空执飞希腊雅典到立陶宛维尔纽斯的FR4978航班紧急迫降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随后在检查期间,白方执法人员从乘客中逮捕支持白反对派的记者罗曼·普罗塔谢维奇和其女友。

一石激起千层浪。白俄罗斯自去年总统大选后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局面被打破,美欧纷纷对其实施“航线禁飞”,并威胁实施进一步经济制裁。白俄罗斯总理戈洛夫琴科6月5日说,针对欧盟和美国的制裁,白方已准备好多套应对措施。

5月23日一早,罗曼·普罗塔谢维奇便和女友索菲娅·萨佩加赶到雅典机场。此前他们在希腊度假,准备飞往立陶宛。当地时间9时25分,罗曼给朋友发信,称正在办理过关证件检查手续,“有个身躯挺拔、秃顶的中年人,上身穿着一件针织背心,下身穿着一条浅色针织裤子,手里拎着一个皮箱子”,凑到他的身后,用俄语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然后试图给他的护照拍照,但等他的护照查验完毕后,此人却转身离开了队伍。

10时左右,罗曼坐上飞机,10时29分,飞机载着120多名乘客飞向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12时50分,机组人员接到飞机被装炸弹的警告。

根据不同消息,事件出现了细节的差异:一开始,白俄罗斯电视台介绍是FR4978航班机组率先发送7700紧急求救信号。白俄罗斯空军副司令安德烈·古尔采维奇说,在瑞安航空的机组成员被告知“飞机上可能有炸弹”后,是机长“作出了在备用机场(明斯克机场)降落的决定”。但美国资助的自由电台发布的一段没有标记来源的空地通话片段显示,危险信号是白俄罗斯地面塔台调度员发出的。针对欧美一些媒体称白军机在边境附近强迫客机降落以逮捕一名支持反对派的记者,白方指责报道不属实。

12时50分到13时15分,白俄罗斯空军一架米格-29歼击机按照总统卢卡申科的命令,从长期有俄军空天防御部队驻扎的巴拉诺维奇基地起飞,飞临民航班机附近“伴飞”,并为民航客机提供帮助。

一位名叫鲁季内什的乘客事后回忆,在客机已基本飞越白俄罗斯全境的情况下转飞明斯克。飞机上原来死一样的寂静,空姐却突然宣布要在明斯克紧急降落。此时距离维尔纽斯只有73公里,但飞到明斯克却还要再飞将近180公里。另一位乘客回忆说:“飞机突然转向后,罗曼·普罗塔谢维奇开始失魂落魄,用手抓着头。”

13时15分,飞机降落在明斯克机场。乘客达纳乌斯卡斯说:“我们落地后,所有人什么事都没干。我们用了半个小时才从飞机上走出来。如果说飞机上有炸弹,为什么要用半小时疏散我们?”有乘客用手机拍摄的视频显示,乘客是一个个或者一小批一小批地放出来的,行李就地放在跑道上让警犬嗅闻。

鲁季内什对记者说,罗曼的所有东西被抖落出来,放在跑道上进行检查。他的身边始终站着一个军官,过了一会就被一群军人带走:“我们坐上汽车……罗曼从我们身边被带走。他看上去非常平静,对一位乘客说此事全因他而起。我认为他一下子明白过来并接受了现实,因此看起来表现得很平静。”

罗曼被带走后,其他乘客接受了更严格检查,在一个封闭场所呆了七个小时。20时48分,班机从明斯克机场起飞,抵达维尔纽斯后发现,班机除了罗曼和女友外,还有三个人不见了。瑞安航空总经理称,“我们认为,在机场消失的是特工”。

罗曼·普罗塔谢维奇,1995年5月5日出生在明斯克。尽管只有26岁,却是外界眼中白俄罗斯有名的反对派人士。其父从军29年,曾在白俄罗斯军事学院思想工作教研室当过高级讲师,2019年秋天转为预备役中校,今年5月初,被卢卡申科下令剥夺军衔,这全拜罗曼所赐。

罗曼年纪轻轻,但十年前就开始参加非法的串联和“不合作运动”。2011年7月6日因在明斯克参加所谓的“沉默”抗议活动被警方逮捕,之后被白俄罗斯国立技术大学附属中学开除,不得不转到明斯克第94中学就读。当年秋天,他加入西方非政府组织暗中资助的白反对派组织“青年阵线年前成为VK社交网站大型反对派社团的管理员,管理下的社群“我们厌倦了这个卢卡申科”用户多达近3.7万个。中学毕业后,罗曼考入白俄罗斯国立大学新闻系,但很快便被学校开除。

2015年,罗曼与好友斯捷潘·普季洛创建网站“内克斯塔”。去年总统大选后白俄罗斯大规模断网,该网站成为西方攻击白政府的“同盟者”。罗曼在“内克斯塔”和NEXTALIVE网站主编任上一直干到去年9月27日。从2018年9月1日起,罗曼当起“自由欧洲电台”记者,还同时为白俄罗斯“自由电台”编辑部工作。2019年底,他远赴波兰,2020年1月22日向波兰递交政治避难申请。

因为在活动中“业绩突出”,去年11月5日,罗曼与斯捷潘被白国内法院缺席提起三项刑事诉讼,涉及组织大规模骚乱、组织粗暴破坏社会秩序的活动以及挑动社会仇恨等。11月19日,白俄罗斯克格勃将两人列入名单,与极端组织“国”分子同列,所涉罪名也相应增加。

这次在明斯克机场被捕后,白俄罗斯有关部门又在罗曼的手机里搜获重要线索,发现他曾是效力乌克兰新纳粹武装“亚速营”的极端者,是乌克兰东部顿巴斯战争的雇佣兵。为此,顿巴斯政治实体“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代表辗转俄罗斯向白俄罗斯提出引渡请求,但卢卡申科在与俄总统普京索契会面时强调,罗曼及其俄罗斯籍女友将在白俄罗斯境内进行审判。有媒体报道说,罗曼有可能会被处以死刑,但他本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会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

罗曼5月24日在一段视频中承认,他参与煽动去年的抗议活动。6月1日,网上又出现他回答白俄罗斯调查人员问题的一段视频,只见罗曼抽着烟对调查人员说:“我确信,我是被出卖的,因为我没有在任何地方说过这事儿(指行程路线),然而一说出来,我立即发现自己在明斯克,是立刻!”也许此时此刻,罗曼承认自己是被他的西方保护人出卖了,后者之前曾利用他们在互联网上的活动为自己牟取利益。分析认为,罗曼借此向世人揭露西方对自己“用完即弃”的嘴脸。

有分析认为,去年白总统选举引发的已极大冲击了白与西方关系,此次事件将增大双方关系缓和的难度,或将导致关系进一步恶化。

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安全部门3日说,他们将进行更加密切的合作,以应对西方“咄咄逼人的政策”。

迫降事件发生后,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立场表示了支持,但英国等一些国家指责俄罗斯背后参与或至少默许了该事件。

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前副局长维克托·亚贡直言,白俄罗斯克格勃为了这次抓捕“可能准备了一周到一个月”。“我相信参加这一行动的除了白俄罗斯克格勃,还有俄罗斯特工,我并不相信白俄罗斯克格勃拥有无所不能的水平。他们的阵地特别强大。”

白俄罗斯政治学家、政治分析预测中心(华沙)主任帕维尔·乌索夫也支持这一说法,“特工机构正在制订打击国内外对手的机制”,去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在莫斯科破获刺杀卢卡申科案件后的举动说明,与白俄罗斯反对派作斗争,已成为俄白两国面临的共同任务。

需要强调的是,苏联克格勃脱胎于1917年12月20日成立的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后来苏联在所有加盟共和国均建立分支机构。白俄罗斯独立后,并未像俄罗斯联邦那样对克格勃进行分化组合,而是一直延用此名,其职能是秘密获取情报信息并抵御外国对本国窃密颠覆企图、就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所有刑事案件提供信息、保卫国家经济利益、与贪污受贿作斗争、抵御和极端主义等。

白俄罗斯克格勃建立了具有本国特色的情报反情报、经济安全保障和反贪污受贿学校,以及政府通信学校,与国外50余家情报机构开展反恐等多领域合作。仅2014至2017年间,就抓获59个外国恐怖武装分子。其反恐分队阿尔法小组飞速发展,与美国、以色列等国家的快速反应部队一起跻身世界反恐精英部队。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