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人物 成为欧冠淘汰赛客场大四喜首人他却没能兑现赛前“承诺”

或许,32岁的伊利契奇永远不会晋升为获得豪门青睐、被球迷普遍追捧的一流偶像,但正如他所在球队一样,于“无声处造惊雷”——4比3,亚特兰大从梅斯塔利亚球场全身而退,两回合8球双杀瓦伦西亚,贝尔加莫女神在她的欧冠处子赛季便成功跻身八强,而两战合计攻入五球本场一枝独秀的伊利契奇更是成为了欧冠淘汰赛历史上第一位客场上演大四喜的球员。

年逾三十,身价却还在上涨,迎来职业生涯状态和身价的峰值,欧冠强队里一个怪现象。大器晚成,可谓伊利契奇的最佳注脚。2013年从巴勒莫转会佛罗伦萨,900万欧;2017年登陆亚特兰大,才500万+奖金,当时看他生涯基本定型不会再有大的突破,哪想到,人们还未见识真正的伊利契奇。

对于瓦伦西亚后卫迪亚卡比而言,梅斯塔利亚的空场或许是他在这个噩梦般的夜晚唯一的“意外之喜”——从第3分钟禁区内放倒伊利契奇被判点球,到第43分钟手球再度送点,他在自己仅有的46分钟出场时间内充分体验了被斯洛文尼亚国脚支配的恐惧,而空荡荡的球场至少让他躲过了来自主场球迷的愤怒。

迪亚卡比下场,一度让蝙蝠军团看到了主场赢回颜面的希望,他们在第67分钟甚至完成了比分上的反超,但伊利契奇没有让瓦伦西亚人如愿。上半场两度造点并亲自操刀命中后,亚特兰大72号在第71分钟和第82分钟两次在禁区内完成破门——大四喜,这是伊利契奇和女神全队送给没能远征的“真蓝黑”球迷最好的礼物。

因为疫情影响,1200名已买票的亚特兰大球迷赛前主动放弃报销球票,把这笔约6万欧元的资金捐给慈善机构用于新冠肺炎的救治。而伊利契奇和队友们也在赛后高举“献给贝尔加莫,永不妥协”,向疫区父老乡亲送去最完美礼物,贝尔加莫市长戈里发推回应:“太谢谢了,我们太需要好消息了。”

伊利契奇本场的大发神威,瓦伦西亚后防线难辞其咎,不只是拿到全场最低发的迪亚卡比,其余人表现也是噩梦。斯洛文尼亚人打进第三球,弧顶位置拿球却未遭遇太多封堵,轻巧晃过帕雷霍后轻松起脚破门,联想到首回合禁区外接帕萨利奇横传、左脚停球、骑马蹲裆式靠住身后对手,用非惯用脚右脚大力发炮轰门,当时尚可说神来之笔,令人意外。

“我们研究过瓦伦,我知道那个时候他们的后卫不会压上来抢我,我这才调整好起脚。估计他们没想到我会射门,还觉得我会再往门前传吧。”伊利契奇首回合赛后接受专访这样谈心得,不曾想到了客场,竟还有更从容的机会。首回合在圣西罗的进球是他个人欧冠的处子球,32岁才找到欧洲顶级赛场的第一球,“梦想很久了,小组赛我踢了5场都无功而返,庆幸队友破门让我能踢淘汰赛。”

当时被问及自己的下个梦想,伊利契奇表示:“在欧冠决赛进个球……哦,这个实在太难了,先过关进8强再谈吧。希望下一场,我的进球彻底把亚特兰大送进8强。”言出必行,而且一进就是四个!还有美中不足?当时被问想用什么方式破门,怎么样才算最高难度?伊利契奇笑答:“用膝盖破门。我预定了,大家等着吧。”本场四球全部来自主力左脚,没能兑现“承诺”。

伊利契奇1月29日度过32岁生日,在家中和妻子、两个女儿一起庆祝。“我不愿意过生日,每当这一天,也只有这一天,我才会感觉到自己老了。其它时间,我不觉得自己老,好像没到30岁,我的身体素质、各项机能,还有我的心态,和6、7年前一样甚至更好。媒体总是问我,这该是我职业生涯的巅峰赛季吧,我知道,紧跟着的问题就是转会、想不想再加盟更大号的球队拿个有分量的奖杯。我坚持做好我自己,有球队想要我,也有球队不乐意接纳我,享受当下,我在亚特兰大很开心。”

进而揭秘和亚特兰大差点分手,就在去年夏天,“是的,我个人当时80%的意愿是离队,跟高层也说得很清楚:想换个更大的平台去争取冠军。我接到的报价很多,媒体报道了那不勒斯,安切洛蒂跟我联系过。然后,接到了加斯佩里尼的电话,对我极力挽留,说亚特兰大可能零冠军,但这里给我的自由度、对我的赏识、我的人生体验会是其它地方给不了的。”

“如今回头看,很开心做了留队决定,若转走,还不知道前途如何。尤其是看到现在的那不勒斯排在我们身后,明年打欧冠的几率还不如我们,我心满意足。”事实证明,亚特兰大和伊利契奇相互成就,只有这里才是他理想的平台。

效力佛罗伦萨的4年37球18次助攻,伊利契奇和球迷关系不好,紫百合球迷认为他发挥不稳,太过情绪化,认定他“只是半个球员,不成熟”,也才有了500万的贱卖,保罗·索萨也确实不喜欢他。

伊利契奇有话要说:“我缺乏连续性稳健性?这话听得太多了。可我要说,我在佛罗伦萨有3年都是队内最佳射手,我还不是前锋,我自己定义是前腰或者中场,这样的数据还叫不稳,那真不知道前锋们还活不活,你们又如何评价前锋。我记得,在佛罗伦萨时有过一次连续7场比赛击中门框,如果运气好点,都进球了,球迷对我的看法估计要天翻地覆了吧。足球真是怪,几厘米的差距,就会把球员送进天堂或地狱。”

本赛季萨帕塔长期伤停,新援穆里尔被加斯佩说成“领先局面的主力”、还在适应,伊利契奇在假9号新身份中爆发,他自解场上位置角色;“很多时候,必须要为全队做出牺牲,不管你高不高兴。我的位置是比以前提前一些,但绝不是中锋,我讨厌固定站位,讨厌在禁区里等着来球,我可不是机会主义者。我觉得自己是全场奔跑型球员,不习惯停止状态,必须频繁拿球、感知到皮球的运行,我才有比赛节奏。”

“我和戈麦斯也越发有默契,他主要在左半场,我在右边,有时都不需要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哪跑向哪。”本场赛后接受采访,亚特兰大队长更是给伊利契奇送上“激情一吻”。“这也是亚特兰大的长处,我们都在不停运转中传控皮球,总有人会插到门前禁区,加斯佩里尼的功劳。”将帅两人在巴勒莫就合作过半年,2012/13赛季,加斯佩被中途解雇了。

伊利契奇为目前意甲排名第4感到满足,“明年还要踢欧冠,如果踢欧联杯,那就是倒退!我们不能退步。否则,没人再记得亚特兰大了。只踢一年欧冠,会很快被大家忘掉。现在的第4名不稳固,身后有罗马、那不勒斯、米兰,他们都在追赶。你们媒体过度渲染欧冠,可我们也重视联赛。”可惜联赛目前停摆,能否继续甚至是否颁发冠军都存疑。

伊利契奇反感“黑马”的称谓,“亚特兰大早已不是黑马,不是意外,意甲很多球队都说了,我们是真实的强大球队,就该位居上游。所有对手都害怕和我们交手。如果有人说我们是又一个阿贾克斯,那还可以。”

年轻时代的伊利契奇脾气暴躁,会把工作中的不满情绪带回家,有了女儿之后,人也学会平静、控制情绪,“我妈当年跟我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愁、不懂生活。我当时不理解,现在才切身体会到这话的含义。人生不光有足球,还有家庭,我内心的安宁、平和,反而让我找到更好的自己,球场上也更容易发挥出水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