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曾承诺永不参政却最终上任法国卫生部长!任职一周年他的野心是成为总理?

原标题:曾承诺永不参政,却最终上任法国卫生部长!任职一周年,他的野心是成为总理?

2020年2月16日,时年39岁的精神科医生Olivier Véran临危受命,成为了新任的卫生部长。到今天,已经整整一年了!在过去的一年里,新冠肆虐法国,在疫情之下,Véran也成为了重要的政府“代言人”之一。

从医生到议员,再从议员到卫生部长,外人眼里“野心勃勃”的他,也始终牢记着自己最初的梦想——成为医生。

Véran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母亲是大学英语老师,父亲是计算机工程师,他的三个兄弟姐妹也都拥有文学学士学位。而Véran也从青少年时期就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

在获得了科学学士学位之后,Véran就进入了格勒诺布尔大学医学院,主攻神经学。而在学习之余,他还专门负责组织晚会和活动,当时的他,也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派对动物”。

我张贴的第一张海报就是为了宣传一个晚会。作为一个医学生,我知道我们真的非常需要娱乐和消遣活动,这是人性。

在医院实习期间,Véran就非常热衷于替医学生团体争取权益。在和同学一起调查研究了医学实习生的薪资以及待遇之后,他便组织当地的实习生进行罢工。

也正是在那时候,作为代表的Véran第一次见到了格勒诺布尔地区的议员Geneviève Fioraso,一位将Véran领入政坛的“伯乐”。

2012年,在即将晋升的Geneviève Fioraso的邀请下,当时已经正式成为医生的Véran成为了格勒诺布尔地区的议员,从此便踏入了政坛。

对于自己的私生活,Véran一向没有过多的提起。外界只知道,他有两个孩子,有过一段婚史,现在好像有一个女朋友。小编翻遍了社交网络,也没有找到几张Véran的私生活照片,除了白大褂,就是西装。

不过,在2017年接受医学新闻网站Egora采访时,Véran罕见地提到了自己的妻子(现在已经是前妻了)。让人惊讶的是,Véran表示,自己向妻子承诺,将永远不会再参政。

我的妻子也是一个医生,她的工作也非常忙。但是在我在国民议会任职的3年期间,她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做出了让步,她选择更多地照顾家里。而现在,她想要重新回归工作,她也应该有重新在职场上实现自我的机会。这次也换我让步了,我向她承诺,不会再参政。

不过,这份“承诺”的时间也并没有维持太久,两人在Véran正式上任卫生部长之前,就已经离婚了。具体什么时候?大家也都不知道,Véran对于私生活的保密程度,真的可以说是“密不透风”了。

其实,Véran为了“卫生部长”这个职位,已经准备很久了。而他的“野心”,似乎也被很多同僚都看在眼里。

当Agnès Buzyn离任的时候,我就知道Olivier肯定会是下一任的卫生部长,他也已经为此准备很久了。

2016年,还是国民议会议员的Véran加入了马克龙的竞选团队,负责健康及卫生方面的计划。然而,当马克龙当选了总统之后,Véran并没有“顺理成章”地成为新政府的卫生部长,新任总统选择的是同样医生出生的Agnès Buzyn。

有人说,当时的我非常想要“部长”的职位,这不是真的,并不是那时的我该做的事。而且,我也非常享受作为国会议员的生活。不过另一方面,我也确保自己做好了(可能会上任的)准备。

失望吗?可能吧。不过,这“小小的失利”并没有阻挡Véran继续在政坛“发光发热”。他在国民议会中的出色表现也让不少的政府官员都对他有着很高的评价:

– 前总理Edouard Philippe:“我和Olivier已经认识很久了,他是我丈人家选区的议员代表。我们都在国民议会的时候还一起踢过球呢!我们一直都互相欣赏。”

– 内政部长Gérald Darmanin:“他既拥有作为职业医生的专业性,又懂得如何在政坛生存,这都是非常大的优势。”

Véran接任卫生部长的时候,法国的疫情还并没有爆发。一年之前的他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接下的这个山芋会这么“烫手”。

Véran上任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主持成立了“科学委员会”。相信大家对这个名词一点都不陌生,这个由不同领域的科学家组成的小团体在疫情期间的“出镜率”非常高。政府在宣布每一条新措施之前,都会先询问他们的意见。

尽管科学委员会和政府的意见也经常相左(例如最近是否要封城的问题),但是有他们的加持,民众对于政府措施的信任度似乎也增加了一些。

如果说“科学委员会”的成立算是Véran的一件“功绩”,那么随之而来的“口罩”问题就成为了他上任之后的第一个“打击”。

去年3月初,法国疫情开始爆发,然而政府的口罩储备却极其短缺,就连前线的医护人员都面临着“口罩不够”的困境。作为卫生部长的Véran也一次次地站出来,称“没有生病的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我们应该把资源留给前线的医护人员”。

尽管在当时,这一表态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是相同的,法国的口罩库存短缺也并不是立即能解决的,但事实证明,政府的这一决策使得很多法国人对疫情掉以轻心。

而在后来口罩储备补足之后,政府又开始规定“全民戴口罩”,这一“摇摆”的态度转变也让民众对于政府的信心大幅度下降。作为卫生部长,Véran的能力也遭到了民众的质疑。

在将近一年之后,Véran又在今年年初迎来了另一场“硬仗”——法国的疫苗接种。

根据最新数据(截止至2月15日),法国已经有225万人接受了至少一剂疫苗的接种,这一数据也使得法国成为了世界范围内接种疫苗人数排行的top10。

不过,大家一定也还对“第一周516人”这个数据记忆犹新。法国的疫苗接种开局进度之龟速,可是遭到了全世界人民的群嘲的。连总统马克龙都表示,这种“家庭散步式”的速度是不能接受的!

面对这样的残酷事实,Véran也不断地向大家保证,“法国不会一直这样的,我们一定会提速!”

幸好,在法国的疫苗接种进入第三周之后,进度就突然“起飞”,甚至还不断“超越自我,刷新记录”,超额完成了最初定下的目标,在1月中旬就完成了100万人的接种。而政府也更是定下了更远大的目标,今年夏天之前,所有有意愿的法国人都可以进行接种!

不过,虽然速度提上来了,Véran的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预约系统约不上、疫苗供应出现短缺,而Véran亲身上阵进行接种的阿斯利康疫苗也被严重质疑其效用。

究竟法国的疫苗接种能不能持续顺利,面对可能随时会再次爆发的病毒,Véran又该如何应对?这场名为“疫情”的大考,对于卫生部长来说,还有很长试卷没有答完。

在不少政府官员的眼里,内政部长Gérald Darmanin是马克龙政府里的,而Véran则是。而在卫生部长自己的眼里的,自己更像是一个“独行侠”,属于“实干派”。

对我来说,最主要的理念就是“反对不平等”,我也将这些理念和想法通通都落实到行动上。

由于过去这一年疫情的肆虐,卫生部长Véran也成为了“出镜率”最高的政府官员之一。每一场周四的新闻发布会,Véran一定会和总理一起出席,人们也非常习惯地看见卫生部长,用一种非常冷静又沉稳的语调向大家总结着法国的疫情,介绍着接下来政府的相关卫生计划。

从国会议员跃升为卫生部长,Véran的政坛生涯可以说是前进了一大步。那么接下来,Véran又有什么打算呢?有不少的政府内部人士表示,Véran的野心,已经剑指“总理”了!

这个想法不错,不过自我膨胀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不仅仅是在政府机构,也包括公共领域。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始终是一个医生,我将会出现在最能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

过去的这一年,对于卫生部长Véran来说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一年。大家对于这位“临危受命”的卫生部长的表现又打几分呢?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分享哦~

2020年【 留法生活手册 】变身微信小程序,简单四步,生活宝典装进口袋里!

1000+篇文章,40万+字干货,法国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答案都在手册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